香港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向《香港文学》赠送全套刘以鬯作品 – 澳门新葡亰

澳门xinpujing_澳门新葡亰登录地址

香港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向《香港文学》赠送全套刘以鬯作品

(香港中通社记者韩璇)香港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12日将其出版的一整套刘以鬯作品,赠送给刘以鬯先生创办的文学杂志《香港文学》,以作纪念。

今年11月,《香港文学》、宁波出版社以及宁波市作家协会在刘以鬯先生的故乡宁波举办了一场刘以鬯先生的作品研讨分享会。香港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董事经理及总编辑黄东涛、蔡瑞芬夫妇陪同刘以鬯夫人罗佩云女士到场,并向主办机构赠送其公司出版的刘以鬯先生作品,并订下回港后再向《香港文学》赠书之约。

在位于港岛鲗鱼涌的香港文学社编辑部,简单的赠书仪式过后,黄东涛、蔡瑞芬夫妇将一整套赠书拆开,平摊桌上,逐一数过去,一共16本,从1993年出版的第一本《岛与半岛》,至千禧年后引发轰动、亦成就电影《花样年华》和《2046》的《酒徒》和《对倒》,都包含在内。“这些封面大部分都是刘以鬯先生亲自设计的”,黄东涛、蔡瑞芬夫妇补充道。

2000年,刘以鬯先生从《香港文学》荣休,“几个月都不出街”。黄东涛想,趁刘先生终于有时间整理书稿,应该帮他出版新书。于是《对倒》《打错了》《不是诗的诗》接连出版。

“《对倒》很厉害,形成热潮,被书店评为当年文学类的畅销书”,黄东涛记得很清楚,不到3个月,《对倒》就再版了。

尽管如此,香港纯文学市场依旧处境艰难。如刘以鬯笔下,海明威来到香港也要为报刊写武侠小说赚取微薄稿费,林黛玉也要交租。正因他深谙出版难度,“好几本书我们给他版税,他都不肯要,说你们会亏本”;而黄东涛其实将“亏本”看得很淡,大概在他眼中出版刘以鬯作品从来也不是一门生意,而是本着对严肃文学本身的敬重,“刘以鬯先生的作品有价值”,黄东涛说。

去年6月,刘以鬯先生辞世,但他的作品出版仍在继续。很多原稿压在家里书堆最底下,整理书稿的工作落到刘太太肩上。“交给大学图书馆收藏之前,或者印书之前,我都会先读一遍”,刘太太罗佩云女士很多年里都充当着先生的“第一读者”。记者问她这其中有没有她最喜欢的故事,她说,每本我都喜欢。

香港文学社社长周锋对黄东涛、蔡瑞芬夫妇赠书予《香港文学》表达感谢。周锋对香港中通社记者表示,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在刘以鬯作品出版方面可谓独家,在其作品整理、收集成书方面做了非常多具体且有意义的工作。
创刊于1985年的《香港文学》将于明年1月踏入三十五周年,周锋称,当年刘以鬯所确定的“立足香港,面向海内外读者”宗旨、推动世界华文文学发展的方向,在现在以至未来都会继续坚持。

《香港文学》总编辑周洁茹向记者表示,《香港文学》立足本土,兼顾海内外,是全世界华文文学作家发表作品的园地,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正如刘以鬯在发刊词中所写:“这本杂志不是‘同人杂志’,也不属于任何小圈子,园地绝对公开,欢迎大家一同来耕耘。只要齐聚在一起,不会不感到团聚的温暖。”

xinpujing

xinpujing

xinpujing

 

(本文图片由香港获益出版事业有限公司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