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2019年大选评析 – 澳门新葡亰

澳门xinpujing_澳门新葡亰登录地址

印度尼西亚2019年大选评析

xinpujing

作者:梁英明

【摘要】今年4月17日的印度尼西亚总统选举已经落幕,同日举行的国会和地方议会选举也已结束。选举结果显示,佐科•维多多以55.5%的得票率,再次击败老对手普拉博沃而蝉联总统。佐科的胜利说明他致力于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路线和廉洁奉公、务实亲民的作风获得了选民的认可。普拉博沃虽然拥有强大的伊斯兰教极端派势力的支持以及苏哈托家族的财力支援,却在发展国民经济、治理官场贪腐、改善民众生活等基本问题上,提不出任何可行的方案而终于败选。不过,在国内外伊斯兰教极端派思潮的影响下,宗教矛盾仍可能是印度尼西亚今后国内政治斗争的焦点。印尼华裔选民今年投入大选的积极性,反映了他们的国家认同和公民意识在逐渐增强,以及华人族群正逐步融入原住民社会的趋势。

【关键词】印度尼西亚大选;佐科;普拉博沃;伊斯兰教极端派

印度尼西亚2019年大选于4月17日举行并顺利结束。选举委员会于5月21日较原定日期提前公布了选举结果。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与玛鲁夫•阿敏(Ma’ruf Amin)组合获得55.5 %选票而胜利当选正副总统。另一组候选人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与桑迪亚加(Sandiaga Uno)组合只获得44.5%选票,最终宣告落败。

印度尼西亚这届大选得到全国选民的积极参与,选民投票率达80%以上,为历届最高。同时,印尼今年的大选也成为世界各国高度关注的问题。其主要原因是:第一,这届印尼总统选举的两位竞争者与上届(2014)大选相同,只是各自换了新的搭档。上届总统佐科执政后,提出建设强大印度尼西亚的政治目标,同时以勤恳实干的工作精神,团结各派政治势力的包容心态,以及惠及中下层民众利益的社会政策,从而获得了广大选民的好评,同时也遭到普拉博沃阵营所代表的富裕阶层、右翼党派和穆斯林极端势力的反对和攻击。如今,在这两股政治势力的再次对决中,印度尼西亚人民可能做出怎样的选择,将决定印度尼西亚国家今后的发展道路。第二,今年的大选是印度尼西亚自2004年以来举行的第四次总统直选,并同时进行国会议员和地方议会议员的选举,选民将在同日分别从20多万名候选人中选出575名国会议员和4000多名地方议会议员,选举规模宏大,程序复杂,政党之间的争夺十分激烈。

印度尼西亚是拥有17000多个岛屿和2.6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今年的合格选民达1.92亿人。由于人口众多,国土辽阔,各地经济发展水平相差悬殊,给选举和计票工作带来很大困难。选举委员会为方便选民在一天内完成各项选举程序,在全国各地大量增设投票站点,使投票站达到80多万个,工作人员约700万名,其中竟有数百人因连续计票工作时间太长、劳累过度而住院治疗,有的人甚至因此不幸去世,令人惋惜。 无论如何,这样大规模的全国选举工作能够在一天之内在平静有序中结束,不能不说是印度尼西亚政治民主化进程中一项令人瞩目的成就。

如今,大选已经尘埃落定。我们可以从这届大选中看到哪些可能影响印度尼西亚今后发展的重要因素?蝉联总统的佐科又将怎样继续兑现他对选民的承诺,带领国家继续前进,完成他在第一个任期内未能完成的任务?

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是选民的基本诉求

与上届总统大选一样,印度尼西亚政坛两大势力的斗争焦点仍是有关国家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的问题。自1998年5月骚乱及苏哈托专制腐败政权垮台以后,印度尼西亚政局长期陷于动荡,经济下滑。历经哈比比、瓦希德、梅加瓦蒂和尤多约诺四届总统任期内的改革,才逐渐走上民主政治道路,国民经济得到发展,民众生活相对稳定。但是,由于苏哈托家族的贪污罪行没有得到清算,苏哈托集团的势力依然强大,他们仍拥有巨额财富,并控制着国家机器的重要部门,结果,与国民经济发展共生的问题便是官商勾结,贪腐盛行,资源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悬殊,百姓怨声载道。

2014年,佐科•维多多正是在百姓渴望社会变革,寻求国家发展新道路的政治环境中脱颖而出,成为印度尼西亚第一位既无显赫家世,又非军方强人的平民总统。佐科先后担任梭罗市长和雅加达市长期间,就以实干和廉洁著称。他因此获得选民拥护而在2014年总统大选中击败财力雄厚的退役将领普拉博沃。但是,由于印度尼西亚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分别举行,使一些传统的大党仍得以通过各种手段继续控制国会。佐科在第一个任期开始时,在国会中只得到斗争民主党(PDIP)、民族复兴党(PKB)等少数党派议员的支持,他们的席位只占国会总议席的35%。而代表伊斯兰教极端派势力及权贵利益集团的右翼政党仍占有65%席位。 然而,在佐科执政一年后,国会中一些反对党就纷纷转而支持佐科政府。其中以老牌大党如专业集团党(G0LKAR)和团结建设党(PPP)的转向最具象征意义。佐科政府在经历一年的努力后,已获得国会约70%议员的支持,说明其执政能力获得了更多人认可,政权基础也日趋巩固。

正如佐科当初在竞选时的承诺,佐科政府五年来致力于发展国民经济、改善民生的工作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尽管受到国内外形势变化的影响和各种不利因素的制约,佐科政府未能实现国民经济年均增长7%的目标,但是每年5%以上的增长率还是一个靓丽的成绩。特别是佐科政府致力于加强各项基础建设,实施有利于中小企业发展和改善中下阶层民众生活的政策,有力地促进了经济发展并保持社会基本稳定。佐科是一位坚定的民族主义者。他在经济领域实行对外开放政策,积极引进外国投资,振兴工商企业,同时又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所有这些成就,使他获得了广大选民的支持和国际舆论的好评。据“印度尼西亚晴雨表”(Indo Barometer)机构2018年4月在全国34个省的民调结果,执政4年后的佐科总统在经济建设方面取得的成绩,已超越他的前任尤多约诺,被评为印尼历史上仅次于在任数十年的苏哈托和苏加诺总统的第三位最有成就的总统。

印度尼西亚习惯被称为“千岛之国”,实际上拥有超过17000多个岛屿。在星罗棋布的岛屿周围海域,都是海产资源十分丰富的渔场。由于幅员辽阔,海警力量薄弱,一些邻国的渔船过去常以贿赂地方官员等手段,非法进入印尼海域,大量捕捞各种珍贵渔产品,然后偷运出售。据估计,外国渔船非法捕捞使印尼每年的损失高达数十亿美元。佐科总统为维护国家的海洋权益,授权渔业部长苏西(Susi Pudjiastuti)采取严厉措施,遏制外国渔船非法攫取印尼渔业资源的活动。过去,印尼地方海警在抓获非法捕捞的外国渔船时,只判处违法渔船缴纳罚金。苏西部长则与军方合作,派遣海军舰船巡逻,避免地方官员和海警因受贿而与外国船主勾结,并将抓捕的外国渔船集中炸毁。这一严厉措施曾引起有关国家的不满,但它确实使外国渔船的非法捕捞活动大幅度减少,维护了印尼的领海主权和经济权益。

官商勾结、贪污腐败是印尼历届政府的顽疾。佐科不仅自身廉洁奉公,而且严厉惩治贪腐官员。佐科夫妇曾在飞往新加坡参加儿子的大学毕业典礼时,自费乘坐经济舱,此事引起国内外媒体关注。佐科在回答记者询问时表示,因为此行是为处理私人事务,所以不能动用公款乘坐商务舱。诸如此类的报道还有很多。佐科总统在民众心目中逐渐树立了与以往领导人完全不同的形象。

苏哈托政府为引进外资,于1973年与美国采矿业巨头——自由港麦克莫兰公司(Freeport McMoran Co.)签署协议,成立巴布亚自由港公司。印尼政府同意该公司在印尼巴布亚省拥有50年开采格拉斯博(Grasberg)铜矿和金矿的专利权。在将近半个世纪中,自由港公司获得了巨大的垄断利润,而巴布亚省的经济却长期得不到发展,成为印尼最贫困落后的地区之一。为维护国家主权,佐科政府于2016年开始就修订1973年合同问题与自由港公司谈判。经过两年艰苦努力,巴布亚自由港公司最终同意以38亿美元的价格将51%的股权转让给印尼政府,使这家美国独资企业变成一家以印尼民族资本占多数股权的合资企业,继续经营至2041年。佐科政府还决定将从公司每年获得的收益中提取10%分配给巴布亚地方政府,用于发展当地经济。 自由港公司在印尼巴布亚省经营了几十年,公司拥有的强大资本、先进技术和国际市场,使它成为印尼历届政府无法撼动的巨人。佐科政府收回自由港公司大部分股权的结果是印尼政府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利益的斗争中具有象征意义的胜利,也是佐科得以在2019年大选中获得选民拥护的一个重要因素。

尽管普拉博沃阵营以佐科未能兑现在竞选中承诺印尼GDP年均增长率7%的目标,以及印尼外债负担沉重等理由,而否定佐科政府5年来取得的建设成就,但是普拉博沃提不出发展印尼经济的任何方案。相反,普拉博沃的军人出身及其与苏哈托的亲密关系(普拉博沃原是苏哈托的女婿,后虽已离婚,但仍与苏哈托家族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特别是普拉博沃在1998年5月煽动骚乱,残酷镇压民众的罪行,使他在选民中名声不佳。普拉博沃对经济问题无知,他在一场电视竞选辩论中甚至不知道何谓独角兽(unicorn)企业,更是成为人们的笑柄。因此,在没有发生特殊事变(如军事政变)的情况下,普拉博沃在大选中的失败是人们意料中的结果。

宗教矛盾仍是影响印尼政治生活的重要因素

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有大量其他宗教的信众。伊斯兰教在印度尼西亚政治生活中发挥什么作用,政党与伊斯兰教各教派的关系如何,这是理解印尼政治走向的关键。其实,早在1945年印度尼西亚召开独立准备委员会会议期间,关于伊斯兰教与未来国家政权的关系问题就是一个争论的焦点。当时,一些穆斯林右翼政党领导人曾极力主张建立印度尼西亚伊斯兰国,也就是建立政教合一的“哈里发”国家。苏加诺、哈达等民族主义领导人则坚决主张政教分离,主张印度尼西亚成为一个世俗国家。争论的结果是大多数代表最终赞同以苏加诺提出的建国五项原则即潘查西拉(Pancasila)为建立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的基本原则,并随后写入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宪法。“潘查西拉”明确规定印度尼西亚奉行多元宗教制度。但是,穆斯林右翼势力并未就此退出历史舞台,他们在1948年创立“伊斯兰国运动”(Darul Islam),并在西爪哇、南苏拉威西和亚齐等地发动反政府武装暴乱,继续为实现“哈里发”国家而斗争。“伊斯兰教国运动”在苏加诺总统时期遭到镇压,但并未被彻底消灭。苏哈托在1965年夺取国家权力后,曾纵容和利用这股伊斯兰教极端派势力残酷杀害印尼共成员及其追随者,但在他实现巩固政权的目的之后,又立即采取军事手段逮捕和枪决“伊斯兰教国运动”的首领。不过,斩草不除根,在国际伊斯兰教极端派势力支持下,印度尼西亚伊斯兰教极端派东山再起,并组成新的政党即公正党(PK),后改称为繁荣公正党(PKS)。在今年的大选中,繁荣公正党成为普拉博沃的积极支持者。其他的伊斯兰教极端派组织还有印度尼西亚解放组织(Hizbut Tahrir Indonesia ,简称HTI),伊斯兰教祈祷团(Jemaah Islamiah)和圣战教育者组织(Jihadi tarbiah)等。

人们不应低估这些伊斯兰教极端派的影响力。他们一方面以“虔诚的穆斯林”自居,一方面造谣污蔑佐科是“假穆斯林”、“不代表穆斯林利益”等等。这些谣言虽已遭到无数次的驳斥和澄清,但在原“伊斯兰教国运动”活跃的地区仍对许多穆斯林群众产生很大影响。据赛义夫•穆贾尼民调机构(Saiful Mujani Research Consulting )调查统计,正是苏门答腊、西爪哇和南苏拉威西等当年“伊斯兰教国运动”控制地区成为普拉博沃的主要票仓。普拉博沃在西苏门答腊获得高达85.03%支持票,同时在亚齐地区也获得83.11%支持票,在西爪哇万丹获得62.56%支持票。佐科则在印尼伊斯兰教温和派力量强大的中爪哇和东爪哇分别获得77.46%和66.16%的支持票 。

在印度尼西亚穆斯林选民中,宗教身份或宗教认同的这一分野在佐科第一个任期中早已显现,而且越来越鲜明,两派的斗争也日趋激烈。得到大多数伊斯兰教温和派拥护的佐科继承苏加诺“潘查西拉”建国理念,高举民族主义的旗帜,繁荣公正党则在捍卫伊斯兰教阵线(Front Pembela Islam,简称FPI)等伊斯兰教极端派组织支持下,自称为纯洁伊斯兰教及虔诚穆斯林利益的保卫者。据此,他们不断制造并散播各种谣言,说佐科是“印尼共分子”或“印尼共分子后裔”,甚至说佐科有“华人血统”,“纵容数百万中国劳工进入印尼,抢夺印尼人的就业岗位”,等等。佐科内阁前任部长黎扎尔•拉姆里(Rizal Ramli)甚至危言耸听地宣称:一旦佐科当选总统,印尼就要“受制于中国”。 在2016年10月雅加达华裔市长钟万学所谓亵渎古兰经案件中,正是印尼解放组织(HTI)和捍卫伊斯兰教阵线(FPI)以虔诚穆斯林代表的名义,对钟万学的一次讲话内容采取断章取义、歪曲原意等手段,煽动穆斯林信徒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终于迫使法院判处钟万学入狱2年。钟万学案件正是伊斯兰教极端派对佐科总统及其支持者发起的示威和挑战。

在钟万学案件中,佐科以沉着冷静的手段化解了这次宗教冲突事件引起的政治危机后,于2017年7月下令取缔了印尼解放组织(HTI)。同年12月,佐科解除了与繁荣公正党及穆斯林极端派关系密切的国民军总司令加托特(Gatot)的职务,并要他提前从军队退休,同时任命忠于潘查西拉建国原则的哈迪(Hadi)接任国民军总司令一职。同时,印尼警察部队也明确表示拥护佐科政府。

比起2014年的大选,在今年大选前举行的五次电视竞选辩论中,普拉博沃既没有任何足以动员民众反对佐科执政路线的纲领,也提不出任何实际的经济建设和政治改革目标,他唯一的选择只能是更加依靠伊斯兰教极端派的力量。为了向他们表示自己对伊斯兰教的强烈认同,以获得一些虔诚穆斯林的拥戴,普拉博沃于2018年6月2日特地前往沙特阿拉伯麦加城,并偕同大印度尼西亚运动党(Gerindra)荣誉主席阿敏•莱斯(Amien Rais)一起拜会逃亡在那里的里基格•希哈布(Rizieg Syihab),三人表示将在大选中加强合作,全力击败佐科。 里基格•希哈布是阿拉伯裔的印度尼西亚穆斯林极端派领导人,是印尼捍卫伊斯兰教阵线(FPI)的首领。他在煽动穆斯林极端派迫使法院判处钟万学入狱的事件中起了关键作用。但是,不久后因为里基格•希哈布与某女人交往的不雅视频被人公开检举,因而遭到广大穆斯林的谴责并被告上法庭,里基格•希哈布遂即以朝圣为由,逃匿在沙特阿拉伯,经雅加达最高检察院多次传召而拒不回国。不过,普拉博沃与阿敏•莱斯和里基格•希哈布的盟约并未使普拉博沃获得更多穆斯林信众的选票,而普拉博沃曾作出一旦当选总统就将对里基格•希哈布实施大赦并允许他回国的承诺自然也成为泡影。

与此同时,支持普拉博沃的穆斯林极端派势力的基本面并没有因此发生重大变化。在选前的多次民调结果中,选民对佐科的支持率虽然一直领先于普拉博沃,但差距并不是很大。为了获得更多穆斯林选民的理解和支持,佐科不得不也作出了某些妥协。佐科最初曾选择一位比较年轻的开明穆斯林学者为副总统候选人,但未能获得一些保守穆斯林选民的认可。于是,佐科不得不在公布竞选搭档前夕,改而提名印尼穆斯林长老会主席玛鲁夫为副手。这样的改变曾引起拥护佐科的部分选民不满。在大选前,恰逢钟万学刑满出狱,有些人还一度寄希望于让钟万学担任佐科的竞选搭档。然而,佐科考虑各方面利害得失的结果,最终还是决定选择了玛鲁夫。玛鲁夫在穆斯林保守势力中拥有较大的号召力,而且年近古稀,在未来的政坛上已不可能有更多作为,因此他是那些支持佐科的政党领导人可以接受的人物。不过,人们记得当年在钟万学所谓亵渎古兰经案件中,正是经玛鲁夫领导的穆斯林长老会理事会最终认定钟万学亵渎古兰经罪名成立的,如今时移势易,玛鲁夫却成为佐科的追随者和竞选搭档,这样的身份变化似乎具有某种讽刺意味,却也是印度尼西亚当今政坛派系相互角力的合理结果。

华裔积极参选显示公民意识增强与种族身份淡化

与上届大选的情况一样,佐科与普拉博沃两大政治集团的胜负对印尼华裔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华裔选民在今年大选中是否又将成为两派政治斗争的替罪羔羊,依然是大选中许多人关心的问题。自从钟万学因所谓亵渎古兰经案件入狱后,不少人曾认为种族问题必将在今年大选中再次成为引发社会骚乱的导火线,因而华裔选民对大选的热情也必然将受到严重挫折。但是,从大选的全过程来看,华人种族身份问题并没有成为选民关注的焦点。

事实表明,印度尼西亚华裔选民对今年大选的积极性远比上届大选更为高涨。但是,若问华裔选民的投票率到底是多少,却无法获得可靠的数字,因为目前印度尼西亚到底有多少华人或华裔,就没有准确的统计结果。2010年,印度尼西亚官方进行以部族(suku)划分的人口普查结果是,本人申报为华族的人口总计只有2,832,510人。 然而,熟悉印度尼西亚情况的人都认为这一数字是偏低的。而据对印尼华裔人口的各种估计,大多数人倾向于认为华裔人口约有800万至1000万人这一数字可能比较接近事实,也有人甚至认为印度尼西亚华裔人口已超过2000万。出现这些认知差异的原因是复杂的,但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由于越来越多的华人家庭世代生活在印尼,也就是早已成为人们习惯称呼的“土生华人”,他们不仅已经完全认同于印度尼西亚这个国家,而且在思想观念、语言文化、社会习俗等方面与印尼原住民之间的差异已逐渐淡化甚至消失,以致人们已很难将他们都归入华人这一种族集团内,更不用说还有一些华人与其他种族通婚者的后裔了。这些人在人口普查中并未将自身认定为华人,只有那些在种族、文化、习俗方面仍明确认同华人特性和保留中华文化传统的人,才在人口普查登记中坚持认同自己作为华人的种族身份。

因此,相对于宗教认同的矛盾,今年印尼大选中的选民在种族认同问题上并没有引起严重的社会冲突,尽管就华人而言,宗教文化认同问题往往与种族认同问题相关。普拉博沃及其支持者在大选中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大打“种族牌”。相反,普拉博沃集团除了拥有苏哈托之子托米(Tommy)等人充当其“金主”,并得到他们创建的几个小党支持以外,也同某些华裔富商合作,并得到他们的积极资助。在普拉博沃领导的大印度尼西亚运动党(Gerindra)中,也有一些华商是普拉博沃的忠实盟友。2018年12月7日,雅加达部分华商曾举办晚宴,邀请普拉博沃发表演讲,并为普拉博沃筹募竞选基金,普拉博沃除了宣传他的治国理念以外,还声明他若当选,必将对华裔公民“一视同仁”,等等。在座的华商似乎也已经忘却普拉博沃在使华人成为无辜受害者的1998年5月骚乱中扮演的角色。值得注意的是,当天参加晚宴的并非只有显赫的富商巨贾,而大多数是华裔中小企业家。

在印度尼西亚今年的大选中,无论是华裔或其他族裔的选民,似乎都没有将种族身份问题作为他们投票的唯一取舍标准。就大多数华裔来说,他们的国家认同观念在日益趋向强化的同时,其政治立场和观点则逐渐趋向多元化。我们可以在大选中看到,无论在佐科的竞选团队内,还是在普拉博沃支持者当中,都不乏华裔的身影。当然,大选中的这一现象除了说明华裔选民确实持有不同的政治理念以外,也还有一些华裔富商同时向两个竞选团队分别提供资助,即采取“两边下注”的策略,以确保自身今后“只赢不输”的结果。其中,华裔富商陈明立(Hary Tanoesudibijo)及其创立的印度尼西亚统一党(Perinda),原来是普拉博沃的追随者,但在大选前夕却转而支持佐科,就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事例。

华裔政治立场的多元化意味着他们已没有可能创立单独由华裔选民组成的政党。这与当年曾出现号称“华人政党”的大同党时期的政治环境已有明显不同。因此,我们在观察和评价印度尼西亚的政党政治时,不应简单化地给它们贴上“亲华”或“排华’的统一标签,而必须做更具体深入的分析研究。同时,华裔的政治人物(官员、国会和地方议会议员、政党领导人等)自然也不能单纯以代表华人族群的利益作为政治目标或政治号召。实际上,这在其他国家中同样如此。

印度尼西亚华裔公民的合法权益和平等的社会地位只有在与所有其他族裔的公民共同推动国家的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才有可能获得。在今年印度尼西亚大选中,华裔选民不仅比以往更加重视手中的选票,更有不少华裔当选为国会和地方议会的议员。由于其中许多候选人都只使用印尼文姓名,更有一些是异族通婚的后裔,实际上很难在4000多名国会和地方议会议员中确定当选华裔的准确人数。在大选前成立的印度尼西亚团结党(Partai Solidaritas)是由一位著名的电视女主持人伍小惠(Grace Natalie)领导的,由于她的华裔身份和较高的社会知名度,该党似乎成为许多华人心目中的“华裔政党”。然而,伍小惠最近在新加坡参加一次学术研讨会时,却否认这一说法,并说明该党实际上是由不同族群人士组成的,该党提出的国会和地方议会几百名候选人中,只有大约5%是华裔,她也不是以华裔代表的身份竞选的。团结党由于在大选中的总得票率低于4%而未能进入国会,但人们仍将她看作印度尼西亚政坛的未来之星。

普拉博沃集团一方面要向华裔选民“示好”,一方面又不忘将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作为竞选的筹码。他攻击佐科过分依赖中国的资本和技术并给予中国企业过多优惠,并扬言如果大选获胜,他将重新审核印尼与中国企业的所有合作项目,以保护印度尼西亚民族企业的利益。普拉博沃此类言论,并未使印度尼西亚华裔选民感到惊讶,也没有引起华人社会的担忧。普拉博沃在对外关系言论中,以维护印度尼西亚的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为口号,实际上是他一贯反共、恐共的立场所决定的,也是他迎合印尼伊斯兰教极端派的宗教理念和实际利益的表现。

印度尼西亚大选结果公布前后,普拉博沃多次宣称自己获胜。他指责大选作弊现象严重,并向宪法法院状告佐科政府和选举委员会,要求法院判决大选无效。法院要到开斋节假期过后才能审理此案,但普拉博沃获胜的几率是很小的。同时,普拉博沃通过收买和煽动某些穆斯林极端派分子制造骚乱,这与他在上届大选失败后的做法如出一辙。不过,这一次他在政治上似乎显得更加孤立。他的朋友,包括前任总统、民主党主席尤托约诺和阿敏•莱斯等人都已承认大选失败,副总统候选人桑迪亚加也不再一味追随他,却主动与获胜者佐科联系,这也许是值得人们关注的现象。桑迪阿加是一位成功企业家,在年轻选民中具有一定号召力,是下一届总统选举的强有力竞争者。人们认为,桑迪亚加在这届大选中作为普拉博沃的副手出战,不过是他为准备下届总统选举的热身赛,2024年的大选才是他的真正目标。

Indonesia’s General Election 1n 2019:A Commentary
【Abstract】 The present president Joko Widodo won a brilliant victory with 55.5% votes in Indonesia’s General Election held on April 17,owing to his remarkable achievementsin promoting national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firm actionsagainst corruption. He will start his second term of office later.Prabowo Subianto though strongly supported by extremist Muslims , lost the election. However, strife between the extreme and moderate Islamic sects may still be a severe problem in Indonesian politics . At the same time, Chinese voters played an active role in the election campaign indicates the closer integration of the ethnic Chinese into Indonesian nationality.
【keyword】 Indonesia’s general election; Joko Widodo; Prabowo Subianto; extremist Muslim

2019年8月


xinpujing

xinpu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