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老家回不厌》后记 – 澳门新葡亰

澳门xinpujing_澳门新葡亰登录地址

《金门老家回不厌》后记

东 瑞

 

xinpujing

能将写金门的散文结集成书,是我多年来的愿望。

金门因为是战地,长期与外界隔绝,直到1992年戒严多年后的2004年,我们才踏足这陌生的故乡,将父辈口中的描述化为亲见的体验。首次到金门的2004年,尽管两岸已经开始小三通,我们还是很无奈地取道台北,再从台北飞到金门,这绕一大圈子的路线,仅是走了一次;从2006年开始,我们开始从厦门搭船到金门,迄今回金门也快二十次了。与瑞芬的结伴自由行、配合瑞芬带团的群体游••••我也陆陆续续在这十五年间写了六七十篇文章了。

初次回故乡,要感谢陈延宗兄,因为他邀约我出书(丛书之一),堪称“文学返乡”。惊艳于家园的美丽宁静,极度震撼,激情燃烧之下,我陆陆续续写了不少,从此,金门犹如一块大磁铁,不断向香港的我们召唤,我们也从不厌倦地回金门,每一次也都有大收获。金门也像一个百宝箱一样,越掏越有,这是书名《金门老家回不厌》的内涵解读。

机缘巧合,因为文章的缘故,东瑞是谁?也慢慢为金门文友所熟悉。除了不时给《金门日报》写点东西外,也出过长篇《出洋前后》(李锡隆、郭哲铭负责处理),当然,必须感谢热心人杨树清兄,他最早发现我湖南版散文集《旅情》有篇写金门的文章,向读者介绍我;近几年,我参加了105、106年的浯岛文学奖的竞逐,凭长篇《风雨甲政第》、《落番长歌》获优等奖,两部作品也出书了。我也要感谢黄雅芬副局长、王先正老师的鼓励,今天才能圆了在金门出散文集的梦。还得感谢树清兄的不断鼓励,他鼓励我参赛,邀他为本书写序,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感谢瑞芬,一直是我最亲近最得力的出书支持者和配合者。要感谢的朋友很多,恕无法一一尽列。

感谢金门县文化局,资助出版了本书。

比较起不少老金门,我惭愧于我的肤浅,但做为一位生长在海外的金门子弟对金•门的观感,也许本书多多少少具有可供身份类似的亲友、文友参阅的价值吧。

2019年6月20日


xinpujing

xinpu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