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摄影家苍南、泰顺行(二) – 澳门新葡亰

澳门xinpujing_澳门新葡亰登录地址

香港摄影家苍南、泰顺行(二)

xinpujing

6月11日早晨,我们在华美达酒店用餐后,直接前往泰顺县。

xinpujing

计划是去泰顺凤垟拍云海的,因为天气原因,我当机立断改变了路线,从泗溪沿溪流走向来到《采茶舞曲》的创作地东溪乡。

xinpujing

在周大风纪念馆,香港摄影家们认真观看、仔细拍摄。

xinpujing

哈苏大师一丝不苟

xinpujing

在这里打个卡吧,这次活动我们真的特别“低调”,没有麻烦任何地方政府部门,难得东溪乡宣传委员翁海波闻讯前来陪同,这是全程“最高长官”了。

xinpujing

梅雨时节东溪村,路遇美景勾人魂。借问名家何处去,小童遥指古厝门。

xinpujing

拍罢东溪到雪溪,一路风情羡煞人。

xinpujing

我近年无数次到这些地方,怎么每次拍都有新的感觉呢。

xinpujing

中国摄影报社李松林老师说:太爱这个地方,都不想干活了。

xinpujing

华为P30pro真是好用啊,最近我的照片几乎都用手机拍摄了。

xinpujing

陈炳忠先生喜爱古建筑,他正在寻找最佳角度。

xinpujing

老人抽水烟确实已不多见了

xinpujing

阳光透过胡氏大院,365天都是不一样的。

xinpujing

大院外还有许多我们不曾拍摄的风景

xinpujing

执着地等候

xinpujing

劳动着的瞬间是美丽的

xinpujing

哈苏大师彭邦先生架起了哈苏

xinpujing

现在的雪溪,不仅是胡氏大院,一些古老的民居都得到了修复,大家都认识到了其中的价值所在。

xinpujing

泗溪廊桥,是重要的打卡点。我选了一个小坡上的餐馆点菜,坐等大师们归来,但是他们全部都没有遵守“纪律”超时回返。

xinpujing

午后赶往筱村徐岙底,这都是我“加菜”的。有高人暗助,参观了平时无法进入的吴氏宗祠。

xinpujing

从吴氏宗祠拍摄徐岙底古村,感觉有点像兰溪诸葛八卦村,从外表看,无法窥见村的真实体量。

xinpujing

看得出陈炳忠先生的喜爱

xinpujing

这个石柱础雕刻精美,现在的工匠恐怕很难做到这种水准。

xinpujing

徐岙底村口的吴氏宗祠

xinpujing

红麯加工厂

xinpujing

红麯加工厂的师傅向客人展示他亲手酿制的红酒

xinpujing

徐岙底古村落正在进行大规模的维修工程

xinpujing

前往库村的路上,停下来拍摄高速公路特大桥的建造,这非常难得。

xinpujing

南浦溪打卡

xinpujing

南浦溪是飞云江上游一条支流、惟妙惟肖的潭石、神秘莫测的幽林、各具姿态的飞瀑,是一个青山碧水环绕、环境优雅清新、具有原始特色的风景区。

xinpujing

从车窗望去,一位摄影名家还有疑问:这溪边的岩石是水泥砌的吧?

踏上实实在在的大自然的造物,见多识广的名家们还是“惊呆”了。

xinpujing

两岸层峦迭翠,间或万倾竹海,千倾板栗,郁郁葱葱,娇翠欲滴。溪水终年潺潺,清澈见底,溪床幽平坦,卵石历历,碧潭点点。

xinpujing

但见溪边一片大石坪,高底间隔,平平滑滑,就如泰顺人爱吃的九层粿。

xinpujing

青山碧水,环境清幽,是南浦溪的基本特征。原始状态下的山,形成原始状态下的水,十几公里长的溪涧弯弯曲曲,越见幽雅。

xinpujing

迟到包登峰老师的库村书院,郑振耀先生还是时时刻刻想着拍照。

xinpujing

哈苏大师已然捧着一杯热茶,哪儿也不想去了。

xinpujing

走了一圈回来的陈炳忠先生自言自语:这地方怎么这么好呢?

xinpujing

中国摄影报社的李松林老师忙着叫大家打个卡,尽管这里并不是计划里的打卡点。

xinpujing

包老师叫我别拍这个动作,我觉得这样挺好啊。

xinpujing

郑振耀先生终于坐下来歇会了

xinpujing

陈炳忠先生还在思考

xinpujing

包登峰老师说自己前几天在百丈吹空调肩周炎老毛病犯了,哈苏大师说:我来教你几招!

xinpujing

哈苏大师教包老师“爬楼梯”,三下两下真好了。

xinpujing

重新恢复的包老师表演自己的拿手“功夫”,哈苏大师“投降”。

xinpujing

包老师这下又可以陪同大家去用餐了

xinpujing

晚间抵达我们的住处——筱村公社“月心谷”,真是仙境啊。

xinpujing

此处有荷叶田田,一片浅碧深绿。

xinpujing

有蛙鸣鸟唱,一夜无语。

 

 

来源:萧云集艺术中心 2019.06.19